毕业•声 | 疫情之下,我们的大学生活 | 华师外校国际高中校友访谈③



疫情之下,滞留国内的留学生变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。什么时候能回归校园,学业如何继续开展,是他们的共同困惑。


这一期我们采访了华师外校IHP国际高中校友(2020届毕业生),美国康涅狄格大学大一在校生Nancy,目前在中国宁波诺丁汉大学上课,看看疫情之下,她的大学生活。


以下为学生自诉。


相关阅读:

疫情之下,我们的大学”生活” | 华师外校国际高中校友访谈

疫情之下,我们的大学生活 | 华师外校国际高中校友访谈②

「毕业·声」Nancy Cheng:从公立到国际,也能offer拿不停

image.png

◆康大的吉祥物和中国的教学点LOGO


由于疫情原因,在康涅狄格大学给的几个备选方案(网课、华东师范大学、宁波诺丁汉)中,我选择了到康涅狄格大学的中国合作伙伴宁波诺丁汉大学上课。宁波诺丁汉大学在宁波的鄞州区,环境挺好的,有很多植物,校园不大,有很多小鸟,早上经常会被小鸟叫着起床。还有诺丁汉的吉祥物诺丁鸭,每天它们就肆无忌惮的在学校里走来走去。

image.png

image.pngimage.png

◆上课学校及周边环境


按照美国大学的一般惯例,我现在上的主要是一些基础课程,在这个过程中,我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方向。修满一定学分后,我就可以转修专业课程了。


诺丁汉的学生有较为固定的行政班,而作为康大交换生的我们则是根据课程的不同被插入他们的行政班。上课的方式虽然跟高中时一样是走班,但区别是我的每一节课(即使是同一门课)都是不同的同学,所以大家互相之间在课程上的交集很少。

image.png

◆课堂笔记


课堂上的知识点信息量非常大,老师上完课之后,具体吸收多少全靠自己了。高中时老师需要讲一周的微积分课程内容,在这里一次课(一个半小时)就全部包括进去了。如果有问题,就只能在答疑时间去找老师问了。所以,学习对于我们来说基本上要靠自己去探索查资料,或者跟其他同学共同探讨找答案。我记得有一次老师说,你们已经长大了,要学会团体合作,我建议你们遇到问题时先找同学再来找我。


授课老师都是诺丁汉本校的老师,一开始他们不太清楚我们的情况,会遇到老师们忘记单独再发一封e-mail给我们,因为他们以为我们都是一个行政班的(邮箱分组是按照学校来划分的)。毕竟我们这种交换生的情况以前并不常见。遇到这类问题就需要自己发email解决了。除此之外,我们和诺丁汉的学生是可以共同使用所有的学校设备或资源的,包括体育馆、图书馆、讲座、社团等。学校的体育馆很大,里面会有一些活动:瑜伽、防身术、攀岩之类的,可以自由选择。


生活上还是比较适应的。我是住在一个人的单间,没有人管,非常自由。可能是太过于自由了,刚开始是有些“放飞自我”的,后来发现有些后果可能需要自己承担,就逐步恢复了正常的作息。我喜欢去图书馆,那里的氛围更能让我专注于学习。闲暇时间,我会参加学校提供的各类活动。诺丁汉的课程相对较少,但是活动很多。有像我们高中时期的志愿者、各类兴趣社,还可以参加飞盘、看电影之类的,有很多种选择。


康大来诺丁汉的学生应该不算多,第一个学期时,大一和大二的全部学生加起来才只有50多个。不过,第二学期转来了很多人。有华东师大转来的,也有美国回来的。


虽然已经做了一年康大的学生,但是对康大的接触和了解其实很少。康大给我们寄来了校服、校徽,还有一系列配套的袋子、帽子、笔记本之类的物品。学校偶尔也会用Gmail发一些信息给我们。国际部的负责老师会定期跟我们召开线上会议,了解大家遇到的学习上的问题,然后想办法一起解决。

image.png

◆印着康大吉祥物的校服


下学年康大给了我们三个选择,回美国本部,继续留在宁波诺丁汉,转去华东师范大学。目前并没有提供网课的选项。我打算下学年去美国,最主要的原因对我来说是可以选修的课程太少,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我基本把我想上的基础课程修完了。所以,我想尽快返回康大的美国本部校区继续学业。不过,经历过不平凡的2年,我体会到这是一个交流互通的世界,所有的不幸和所有的侥幸都应该被视为生命的随机构成,我们只需要认真对待每一天即可!


*注:文中部分图片源自宁波诺丁汉大学官网。






华师附外美式高中 广州开发区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_广州国际高中学校,国际中学,美式高中       备案号:粤ICP备1606777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