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•声 | 疫情之下,我们的大学”生活”



疫情之下,滞留国内的留学生变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。什么时候能回归校园,学业如何继续开展,是他们的共同困惑。


我们采访了华师外校IHP国际高中校友(2020届毕业生),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在校生Lorina,看看疫情之下,她的大学生活。


以下为学生自诉。

灯光是夜晚的眼

image.png

我从2020年9月开始上网课,第一学期刚开始选了5门课,后来退了一门课,只剩4门课:法语、人类探讨与研究、生物(进化论)、经济学(宏观+微观)。其中3门课是需要与现场同步进行的辅导课/实验课。这类课程的上课时间都是在深夜,一般是北京时间的凌晨1点到5点之间。课前准备,上课,整理笔记,基本就是一个通宵过去了。早晨开始睡觉,一直睡到下午起床,开始学习讲座录播课。录播课一般都是3个小时,听完,开始做作业到凌晨,再继续上课。就这样,网课、作业、预习、复习、小测、实验,这些让我有些措手不及,当时的感觉是很疲惫、很辛苦。但是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是自己对时间的管理欠缺导致。


第二学期我选了六门难度更高的课:心理学入门、社会学入门、天文学(行星与宇宙)、语言学、经济学(宏观+微观)、如何写好写作报告。每一门都需要大量的阅读、写论文、考试。但是第二学期的网课基本在凌晨两点钟就可以结束了,所以我一般会在早晨9点半左右起床,看录播课。看完之后,去健身房健身,然后回家继续学习。网课期间的生活节奏除了吃饭、睡觉,锻炼,就剩学习。但是第二学期由于时间管理比较科学,精神状态和学习效果比第一学期更好。

image.png

一路孤独一路花开

网课的效果真的很不好。除了凌晨上课的不适应;很多课如果不问问题,是要求闭麦的,会感觉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上课,很难做到像实体课那样长时间的聚精会神。时间长了,心态很容易崩。虽然说会有那种课群,我可以加人,但大家一般也只是打个招呼,不会说太多。毕竟只是线上,大家都是陌生人,彼此不了解也没有太多共同话题,所以一般还是自己一个人去上课、查资料,然后自己做作业。跟实体课程相比,少了很多的讨论、小组合作、提问交流,效果会差很多。


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,相比实体课的“一次性”,有的课可以反复听录播,这也算是一个额外的福利了。另外,网课对自觉性、时间管理和心态调整的要求会更高。因为完全处在没有任何外力push的状况下,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选择并承担。所以,在经历过“小小偷懒”可能会导致后续压力加倍的情况下,自我管理和控制、时间安排、心理调节这些能力都提升了很多。感觉还是蛮骄傲的!


虽然是网课,但是多伦多大学还是保留了每学期一周休假的惯例。可以让我短暂的从枯燥的学习压力中释放自己,出去旅游、与朋友聚会、享受美食。也许是因为有了对比,过去普通的生活如今让我觉得无比珍贵,心中会多了很多喜悦和满足,也更增添了前进的信心和力量。

image.png

关于未来

我已经打了第一针疫苗,希望9月份学校可以开放校园彻底实现复课。如果一切都顺利,我希望能够到加拿大进入校园上课。但是经历过这两年,谁都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状况发生。如果不能够确定复课,我想我应该还是会留在中国继续上网课。毕竟,时间和学习效率是首先需要考虑的,我不想在停课、复课、找房、租房的过程中耗费时间和精力。无论情况怎样,我很明确自己的方向,知道自己会如何选择。这,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吗?

image.png





华师附外美式高中 广州开发区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_广州国际高中学校,国际中学,美式高中       备案号:粤ICP备16067778号